一只狐狸先生

[Under the water]深水之下

Lay my head, under the water

六尺之下,埋下我的记忆。

Aloud I pray, for calamities

我大声的祈祷,为了我所有的不幸。

And when I wake from this dream, 

当我在梦中惊醒。

with chains all around me. 

当我被厚重的枷锁桎梏。

don't let me drown in the sea and never wake up.

别让我沉入海底,长眠不醒。

————————————

BH6兄弟年上(´・ω・`)

嗜甜者福利

架空背景

————————————


"他真可爱,不是吗?"

"是很可爱,不过我得提醒你,我们后面正跟了一大波条子,假如被他们追上,艾米丽不愿意保我们,大伙儿都得去天险要塞蹲大仓——没准儿再也出不来了。"

"哦,我讨厌那儿的伙食。"

"得了吧,可惜这小家伙轮不到我的份,假如tadashi愿意把他让出来——上帝啊,我宁愿撩了这边的挑子,到炼金塔日日夜夜守着他,哪怕只能隔着玻璃罩。"

"闭嘴,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哈古代种哈得要死。"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章鱼哥,你一直想取他的血。"

"……停,停。我不希望你们之中的谁在今天之后还对他打着什么不好的主意——禁止打开培养仓、禁止试图唤醒他、禁止采血以及一切取样行为。他是我的。"

"自私鬼!tadashi是个自私鬼!"

"闭嘴,金。求你了。"

"你不能这样,你总是偏袒tadashi。"

"还有你,希德,你们两兄弟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我的脑子都被你们吵得发麻。"

"好吧……他能醒来吗?"


"……也许吧。tadashi说他还活着呢。"


Hiro在一阵剧烈的颠簸中醒来。

好冷。

沉重的眼皮僵硬地抬起狭窄的角度,毫无温度的液体包裹着身躯,一连串闪光的泡沫从呼吸罩下轻盈地升腾起来。

瞳孔像是许久没有接受过光线照射了,透出一种让人难以忍耐的麻木。在捕捉到影像的瞬间酸涩感立刻席卷了整个眼球。昏沉的世界蒙着一层灰蓝色的阴影,寂静,寒冷,悄无声息。

他慢慢地张开眼睛,打量着陌生的周围,模糊的灰暗色块填充着视野,偶尔有闪着微光的细碎气泡飘过眼前。

然后他看到有什么东西——从黑暗的深处打开了。

光首先涌入了视野。

那勾勒出一个修长而结实的身影,笔直地站在光出现的地方,他能感觉到对方正在远处投来目光,这感觉并不好,因为他衣不蔽体,身躯则因为长期的冷冻变得麻木,几乎难以挪动,没办法给自己做些什么必要或者不必要的遮挡。

此刻眼皮异常的沉重,让他几乎没有力气再去睁开双眼了。他慢慢重新闭上眼睛。

对方走近了一些,然后传来的是声音。

他隐约听见那个人在说话——隔着玻璃罩和厚重的水体,声音温柔得简直不可思议:

"没错,又是我。过去的三个小时里我一直在想你……简直停不下来,也许我是疯了。嘿,是你传染给了我什么病毒吗?"

"你可爱极了,假如你能醒来,一定比现在还要迷人。如果我不能让你复活……说真的,我也愿意辞职去炼金塔日日夜夜守着你,哪怕只能隔着玻璃罩。"

"为什么你总是在沉睡?"

"我可能真的是疯了……对着一个可能活不过来的人做这些事情——还是幼年种。"

一声苦笑,然后是让人倍感孤单的沉默。

多说点。

再多说点。

hiro迷迷糊糊地想着。他喜欢这个人对他说话,那让他感觉自己正活着。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他想不起来。

紧接着对方再次开口了:

"……不管怎样,我迷上你了。我会等你醒过来的,我们可以交换姓名,讨论一下彼此的爱好,我还能带你去月亮上看星星——得等你醒来后我才会带你去看,所以别想着蒙混过关哦。"

那人发出一声叹息。

"……真希望你现在就醒着。"


Hiro发誓他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声音……而那个身影,也该死的熟悉得要命。

头颅深处猛地袭来一阵汹涌的钝麻,hiro的喉咙里立刻发出一声几乎只像是气流滑过管道的痛苦呻吟,许久未曾挪动的脊柱因为这痛苦而微微弯曲,搅动营养仓里的液体荡漾出一些微不可查的波纹。


TBC(长期不定时连载(´・ω・`))


 
评论(19)
热度(52)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