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Monster Mask]怪物面具

gogo和哈尼柠檬跌倒在冰冷的地面上,微型机器人组成的触手正像高高跃起的长蛇一般将她们团团包围。

天色昏暗得让人感到压抑,穹顶之下灰蓝色的阴影裹挟着飞沙走石四处席卷,犹如末日降临。

 

hiro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噩梦。

这不是真的,他喘息着想,或许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就会看到cass阿姨正在调制甜度超标的柠檬茶,胖猫mochi懒洋洋地趴在高处,不时甩一甩尾巴,baymax在角落里充电,还有tadashi,是的,tadashi……

hiro抬起手揉了揉眼睛,鼻端一阵酸涩。

 

那时他将不会是这个试图毁灭他们的人。

 

hiro努力站起来,望向四周,他知道那个人在看着他——他的一举一动。因为如芒在背的焦躁感始终挥之不去。

他看向远处,与此同时他的太阳穴突突作响,仿佛有一千只蜜蜂在横冲直撞。小怪兽弗雷德倒在一滩蠢蠢欲动的黑色泥泞里生死未知,芥末无疆倚在坍塌的墙壁里,手臂上血迹斑斑。

 

似乎少了谁。

视野明显地晃动一下,hiro痛苦地捂住脑袋。

 

……baymax…baymax呢?

 

脑中一阵令人晕眩的轰鸣,天旋地转间他看到迷雾里失去一只拳头的baymax孤零零地向这个方向跑来。

 

baymax的机械内容物已经凄惨地坦露在外,刺眼的红光从眼中放射出来,倾尽一切般拖着摇摇欲坠的身躯试图靠近hiro——

仿佛预感到什么,hiro的瞳孔倏然放大,用尽全身力气大喊:


不!不要过来!

 

hiro的声音被剧烈的气流涌动声所掩盖。

 

下一秒鲜艳的蓝色电火花随着一股击穿躯壳的力道从机器人的骨骼中爆裂开来,刺眼的火焰燃烧成汹涌澎湃的火球,轰然跌落在弥漫的尘土中。

 


gogo战败。

哈尼柠檬战败。

弗雷德战败。

芥末无疆战败。

 

baymax毁损。

 

teddy is not here.

 

又是一次快到根本看不清的攻击,hiro的盔甲毫无悬念地碎裂开来,最后一道防线彻崩溃。

 

已经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保护他了。

 

始作俑者好整以暇地冷笑了一声。

 

浑然不觉自己的肌肉已经紧绷到微微颤抖的程度,甚至于他是以如何一种狼狈的姿态暴露在敌人面前,hiro跪倒在地,虚脱般大口大口喘息,仿佛这样能够压抑住他崩溃边缘的情绪。

 

[你哭了。]

 

泪水在眼眶里氤氲,hiro努力睁大眼睛,发现自己无论如何看不清对面这个人的面容。

 

他看上去陌生极了。

 

那不是他的好兄长、他中规中矩不越雷池的保护者,tadashi hamada。就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从地狱里回来的另一个人——为了hiro、为了无法饕足的欲望、为了占据他的一切而复活的亡者。

 

 

在一片模糊的视野里那个人影踱步靠近过来,带着一种意料之中堵截到猎物的笃定和悠闲,俯下身捏住hiro的脸颊,有些意犹未尽地用沾着血的粗糙指腹抚摩了一下他的嘴角,尽管它因为恐惧和难以置信而紧紧抿着,压成一条饱含抗拒的直线。

 

tadashi充满侵略性地盯着他。

 

想想看他柔软的舌头是如何被迫迎合,来不及吞咽的唾液如何润湿无法合拢的嘴唇,而那压抑的喘息又会多么诱人,带着一点惹人爱怜的哭腔。

 

[张开嘴。]tadashi贴着他的耳廓命令道,那声音沙哑、阴沉,仿佛隔着胸腔攥紧了hiro的心脏。

 

他想说不,但双唇已经被急不可待地堵住了,灼热的呼吸吹在他的脸上。先是让人毫无抗拒余地的、沉重又温柔的摩擦,然后是撬开已然因为惊愕而松动的牙关,粗糙温热的舌头随之钻进来。对方像溺水者渴求空气般不顾一切地亲吻着他,几乎让他感受到一种得不到就要同归于尽的必死的决心。

 

tadashi有些粗暴地咬了咬男孩发抖的嘴唇,露出一个微笑——这让人预感到某些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很快一只强劲的机械臂搂紧了hiro瘦弱的腰,以免他有机会逃脱,另一只手则不知不觉地探入了T恤里,顺着柔滑的皮肤一路向上摸索。hiro恐惧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尽管他还不明白哥哥究竟想对他做些什么。

 

他试图推开明显变得更加不对劲的兄长,但没有成功。

 

看看吧,这是多么迷人的情景。tadashi温柔地注视着hiro,那双不可思议地睁大的眼睛里还有尚未干涸的泪水,他曾经的弟弟,他视为珍宝的男孩正靠在他的怀里,毫无意识地诱惑着他,而且全无反抗之力。

 

tadashi的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

 

没错,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了。


   
评论(21)
热度(67)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