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Under The Water]深水之下②

扑通。

扑通。

扑通。

房间里静得让人窒息,通风管道封闭着,没有嗡嗡作响的恒温控制系统,也没有纾解船员情绪的轻柔背景乐。

Tadashi确信他刚刚看到了那具沉睡在营养液里的瘦弱身躯动了一下——尽管它细微得像是一只蝴蝶扇动翅膀时所带起的那阵轻风。

青年大步冲到隔离罩前,像是那些乘着电车,偶然从扰攘人群间窥见自己心上人的毛头小伙一样,把五指紧贴在透明的屏障上,充满期待地盯着对面。

昏暗的光线从斜上方照进清澈无暇的幽蓝色液体里,使得少年的面容呈现出一种令人着迷的平静,双眼紧拢着,睫毛在眼睑上投出浅灰色的阴影。

他肯定是动了,正升腾向水面的气泡甚至因此突然散开。

Tadashi突然想起自己正穿着工作服——袖口上还沾着些被希德弄上的咖啡渍。

他的小瞌睡虫肯定不会喜欢这个的。

"真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我现在该怎么办——就这样脱掉上衣能让你给我个高分吗?我的身材还算过得去……上帝啊,我在说些什么胡话。"

青年抓狂地把手指插进头发里,在培养仓前焦虑地踱来踱去。

"你已经醒了吗?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该死,得让金他们把心电监测仪拿过来……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被突如其来的惊喜弄得几乎不知所措,青年深吸了一口气,把额头抵在隔离罩上紧盯着培养仓,压低了声音开口:

"如果你能的话——接下来给我一点回应,用你能使用的任何方式,一点就好了,我发誓我绝对会发觉它的。"

——我听见了。

全部都……

Hiro觉得自己一定是躺在一滩胶水里,因为他无法驱动肌肉做出哪怕是一个最简单的动作——眼皮也像是灌了铅,他几乎不能张开眼睛。

他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但好在对方立刻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我看到了!你刚刚想睁开眼睛!对吗?"

声音短暂地停顿了一秒。

"你得稍等一下,我去通知其他人,我们很快就会想办法让你彻底醒来的。"

脚步声远去了。

Hiro疲倦地等待着,周遭继续陷入一片溺死人的黑暗,他看不到任何光线,也听不见那个人的声音。

他感到孤独和恐惧,这真糟糕。

"突袭警报!全体船员迅速集合到舰桥来!"

"再重复一次!一大波条子和他们的辐射炮火正在迅速接近!马上集合!"

刺耳的警报声像刀刃一样捅进发麻的耳膜,Hiro身处的空间猛地震颤了一下,飞船似乎在向一侧倾斜,他的肩膀撞到培养仓坚硬的舱壁。

痛感并不明显——他发现他能睁开眼睛了。

房间里光线微弱,只有恒温器在不停地闪烁着红光。

"再重复一次!不管你他妈的现在是在和克里斯汀娜(近期风靡各地的超级偶像)聊天,还是正在打什么见鬼的星际联盟,马上给我滚到舰桥来,否则就等着和沃贡诗人一起躺进冷冻室里,我发誓我会这么做的!没错我说的就是你们,斯崔特兄弟,三分钟内我必须看到你们的人影。"

"哦!闭嘴!""少在那边说风凉话了,在你这种磕了药的操纵风格下我们能站着就算不错了——"

"谁他妈的快去让他停下,救命!"

"很好,希德刚刚被你从E1区甩到了D4区,你以为你很酷,可是我要冲到舰桥去用我的拳头告诉你,你操纵飞船的技巧烂毙了,比你的穿衣品味还要烂一千倍!"

"等等,金,这不是内讧的时候!"

飞船乱得像一只炸了窝的蜂巢,大大小小的声音从各个角落里冒出来,汇集成一股让人心烦意乱的湍流。

紧闭的舱门突然洞开,光线飞快地从门后倾泻进来。

这一次Hiro终于看清那个人的面孔了。他很年轻,英俊又充满亲和力,身材结实修长,任谁都会对这样一个人心生好感。

最重要的是,他让他感到非常熟悉。

青年的额头上布满冷汗,手肘处还有一些新鲜的擦伤和淤青——显然是因为在颠簸的飞船上奔跑而造成的。

"我来带走你。"他语速很快地解释着,手指在浮现于虚空的光屏上敏捷地滑动、点击。

Tadashi想得很周到,为一个刚刚从冰冻中复苏的人考虑到了所有可能影响他的因素。调整重力模块、设置新恒温、提供康复保障设施……以及准备好一个人体肉垫。

他对着培养仓张开手臂。

飞船恰到好处地震颤了一下,伴随着隔离罩的消失,大量液体倾盆覆下,如同湍流瀑布般涌向培养仓外。

Hiro睁开因为恐惧而合拢的眼睛,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地骑坐在衣衫湿透的对方身上。

青年注视着他,水珠沿着拧成细股的发丝不断滴落,解开两个纽扣的衬衫下露出一角性感的胸肌。

Hiro来不及为这一切感到羞耻,因为对方已经顺理成章地把他抱了起来,紧接着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恢复到他之前想象的程度,肌肉非常虚弱,简直像个婴儿拥有的,这正是青年抱着他的原因。

他被抱到一个平台上穿衣服。

见鬼,hiro痛苦地想,刚刚的事情已经够尴尬的了。他简直没办法面对那双大狗狗一样纯洁无暇又包含温柔的眼睛——这家伙为什么能面不改色地做出这一切?

他闭上眼睛,因而没有注意到青年早已经红得快要滴血的耳朵……当然也不可能留意到对方早已紊乱的呼吸。

毛巾从肩膀挪动到锁骨,隔着布料能感觉到青年炙热的手指。

Hiro深吸一口气。

该死的,他为什么还没有恢复?这种情况还得持续多久?十秒钟吗?

紧接着赤裸的足部被对方用宽厚的手掌轻轻握住,细心地擦拭。敏感的天才少年觉得自己头部的血液都在燃烧。

够了,快点停止这一切吧。他祈祷着。

(然而不幸的是,今天上帝不在服务区。)

TBC(长期连载,不定时更新)

   
评论(18)
热度(54)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