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Under The Water]深水之下③

"嘿,别那么紧张,我让你觉得不舒服吗?"

柔和明快的声线带着些忍俊不禁的意味传入耳中,紧接着是一声愉快的轻笑,Hiro犹豫着睁开眼睛,看见正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青年。

他看上去像个真正的骑士——高大、俊朗,目光温柔。棕色的眼睛里时刻流淌着一丝明亮的光线,微微仰头时被睫毛遮掩的眼神倘若一旦露出分毫,便像漩涡一样紧紧吸引人的目光,连萨丘巴斯也要为那双深情又迷人的眼眸神魂颠倒。

Hiro忍不住微微吸了一口气,僵硬地挪开视线。

青年友善而体谅地再次笑了笑,替他擦掉几颗从湿漉漉的发丝间落到锁骨下方的水珠。


"没关系。睡了这么久,你一定还……"


下半句话被迫中止了,hiro看到他微微皱起英挺的眉毛,瞳孔像狼一样敏锐地发亮。

怎么了?Hiro想问。

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里浮上水面,飞船就突然发疯似的震荡起来,他听见许多细微的惊恐尖叫——但那一切都离得很远,仿佛是一场不真实的梦境。

房间里的事物摇摇欲坠,有什么东西向着他们直直砸过来。

电光石火间,青年有力的手臂反应迅速地将他揽进怀里,就地一个翻滚躲开了那玩意儿,半裸露着的结实胸膛毫无遮蔽地贴着他的脸颊,还能感受到上面带着潮湿水分的热量。Hiro被这一举动弄得心脏狂跳,立刻想要挣扎——突然覆盖过来的、充满力度和热量的身躯紧贴着他,一只手还箍在他赤裸的腰上,灼热得让人不安。

紧接着平台突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天旋地转间他感到对方把自己牢牢护在了臂弯里,挡在自己身前的肉体接连遭受到一些碰撞,从衬衫和手臂间的罅隙可以看到裹着重影的物体纷纷倾斜向房间的另一侧。

显然这又是船长的杰作。他听见青年带着些痛楚的闷哼,有一些温热的东西砸在裸露的大腿上。

血。

糟透了。

Hiro忍不住为自己方才那一瞬间产生的臆想而感到羞惭,因为对方的所作所为全然是为了帮助他、保护他,而他却对此心生抵触,甚至产生一些可耻的想象。

差劲极了,你是个笨蛋,Hiro。他沮丧地对自己说。

这人是个真正的绅士,他怀着仁慈之心替你做了这一切,彬彬有礼又体贴周到,最后却只遭受到被人腹谤和怀疑的待遇。你真该为此自惭形秽。

小家伙愁眉苦脸地抬起头,怀着歉意试图看看青年的状况——正对上一双同样饱含担忧的眼睛。

对方低下头用弯曲的食指勾了勾他的鼻尖,声音出奇地温和。

"你没事吗——你是在担心我吗?"

你流血了,看起来很严重。

Hiro费力地蠕动了一下舌头,但说出完整的句子还是显得太过艰难了,这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含着一块柔软的冰。他懊恼地把脸贴在对方的衣服上。

提问者现在有些神思恍惚,紧攀在自己衬衫上的少年不着寸缕,削瘦的肩膀害怕地紧缩着,几颗圆润的水珠顺着他的脖颈流向两人紧密相贴的地方,这一切都让他口干舌燥,甚至不受控制地想到一些过于旖旎的画面。

够了。够了。

青年努力挥开脑海里盘旋不休的怪念头,抬起手抓抓头发,故作轻松地开口:

"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了,按照船长的习惯,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下一次颠簸——你知道的,他开飞船就像过山车。"

Hiro笑起来,气氛显得柔和许多。Tadashi把他抱起来小心地放在平台上,怀着忐忑的心思擦掉那几颗惹人浮想联翩的水珠。两个人都心怀难以启齿的罪恶感。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这些。

tadashi和hiro同时暗自想到。

青年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用以平复自己频率过高的心跳,紧接着hiro看到他弯下腰,从地上拎起一件宽大的衬衫。

天才少年的笑容立刻凝固了。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找了好几个房间,但没能翻到和你尺寸相合的衣服,呃……"

——天啊,不要是他想的那样吧,千万不要。

青年蹲下身歉意地和他平视,Hiro尴尬极了。上帝啊,他的眼神该死地诚恳又真挚,让人全然无法拒绝。他说:

"……我想你只能拿这个将就一下了。"


总而言之,天才也有没办法解决的难题。

===========================================

嗨,大家好。

让我们短暂地插播一段广告(这将只消耗你两分钟的时间)。

这里是一些关于船员们的简短介绍,我想你们中或许会有人对他们产生好奇,而且接下来tadashi和hiro的旅程会和他们一起度过(´・ω・`)因此让我们一起来认识一下他们吧!目前出场的人物有

1.搞怪兄弟金·斯崔特和希德·斯崔特,他们是几人中的技术员兼偶像(自称的),不过事实上他们什么都能干。像是陪你打星际联盟啦、陪你在船长室的椅子上放上那种叫起来就像有人放屁的橡皮鸭啦(没人会想问为什么的,对吗(´・ω・`)?)、陪你黑掉大副房间的光脑用来放色情电影啦之类的,总而言之有什么事情(无论好坏),找斯崔特兄弟准没错。

2.(快要被斯崔特兄弟逼疯了的)大副章鱼哥,关于他没什么好讲的,这家伙爱爆粗口,私下里喜欢搞些并没有什么实际建树的研究,脾气很差但是个烂好人。

对了,他觊觎Hiro的血。

3.沃贡诗人。他的诗臭不可闻,是船上的秘密武器。

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你们能告诉我你们对原创角色的想法——你知道的,角色们总是各有各的分工,总得有些人来负责搞笑和改变气氛,对吗?希望他们的加入不会让你们产生反感(´・ω・`)


好啦,闲话到此为止,接下来让我们回到飞船上:_(:з」∠)_

==============================================

在Tadashi的帮助下他们完成了这件让人尴尬的穿衣任务,Hiro苦恼又费力地拉扯着自己过于宽大的衣摆,这玩意儿充其量遮住了光裸的大腿,空气无情地从下方倒灌进来,让他产生一种自己依然什么都没穿的错觉。

五分钟前船长的咆哮再一次出现在广播里,这回不幸中枪的人变成了他面前的青年,后者不得不带着他一同前往舰桥。

控制室里一片嘈杂,群魔乱舞。打开门的瞬间Hiro以为自己正在一群大麻爱好者云集的酒吧里,下一秒他差点被一块飞来的肥皂击中鼻梁——他的骑士及时地带着他躲开了,tadashi谴责地用目光扫过那个冒失鬼。

"嘿,小心点。"

始作俑者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们。Hiro尴尬地对他挤出一个笑容,恨不得现在就一头钻进tadashi的怀里。再不会有比这更让人奇怪的场景了。

"金,把你的夹克借我。"

Tadashi冲着另一边正大爆手速疯狂操作着电脑的红毛技术员开口,事实上他正急于找点什么东西遮住怀里的少年。后者百忙中把外套扔过来,转过头敲击了一会儿光屏——然后像一只嗅到了肉食的猎犬般跳了起来。

"我的天!"

他看着hiro,碧绿的眼睛闪闪发亮。

"哇哦!哇哦!哇哦!你把他带来了!"技术员大声惊叹着,转过脸对着另一个乱糟糟的红毛脑袋喊了一声:"希德!快过来!"

"冷静点,他刚醒来,你们最好别吓到他。"tadashi飞快地用夹克裹住怀里的少年,向后退了一步。这动作保护欲十足,简直无法相信半个小时前他们才刚刚认识彼此。

事实上他觉得他们已经认识了几个世纪那么久了。

"别担心tadashi,我冷静极了,你可以拿我来冻肉呢。"

技术员把沾满可疑黑色粘稠物的手拼命在衣服上蹭了几下,向着Hiro伸出胳膊,嘴角夸张地咧开:

"嗨!我是金,这是我的兄弟希德。你可以叫我们斯崔特兄弟。我们俩是这艘飞船上的技术员兼偶像——没错,姑娘们都爱我们。"

另一个斯崔特不失时机地凑过来,狡黠地眨巴着眼睛:"喏,如果你想和我们要签名的话,一个拥抱就可以换十张噢。"

Hiro握住金伸出来的手,对着他努力扬起嘴角。后者的眼睛受宠若惊地闪了闪。

——等等,他还没和我交换过名字呢。tadashi有些困闷地想,这会儿他开始觉得斯崔特兄弟有些碍事了。hiro甚至都还没和他好好地单独相处一会儿。

Hiro仰起头看着兄弟俩。这两个人简直是从同一个模子里走出来的,他们纷乱浓密的红发都在脑后扎成一个小辫,狭长的眼眸里闪着或狡黠或活力四射的光。

与此同时一个听上去不太友善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

"别信他们的,斯崔特兄弟是出了名的捣蛋鬼,他们什么都干。"

他不无讽刺地补充一句:"这些家伙最大的功效就是渲染搞笑气氛、提升船员们打星际联盟的水平,除此之外他们只会让我的血压升高。"

"呸。"

两兄弟纷纷向发话者挥起拳头,其中一个懒洋洋地啐了一声,向刚刚说话的人扬扬下巴。

"听着,小家伙,你得离这个满嘴胡话的老章鱼远点,他是个吃小孩的恶棍。"

"他无恶不作。"

"他喜欢看色情电影。"

章鱼愤怒地咆哮起来:"滚回你们的座位去!"

于是他们像两只麻雀一样跑开了。

"well,这是章鱼哥。"tadashi耸耸肩膀,嘴角愉悦地上扬。

"该死,我气得要命。他们干嘛还待在这儿?早在监狱里的时候我就该拿毛巾把他们一个个勒死。"章鱼哥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一拳砸在一个正不停闪烁着的按钮上,

"如果哪天我不幸罹难,毋庸置疑,那必须是这两兄弟的功劳。"





-TBC-(长篇连载,不定期更新)

   
评论(33)
热度(59)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