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boy and teddy]男孩和他的泰迪熊

hiro回来了,Tadashi依然没有。

mochi不明白家里为什么突然少了一个成员,而又突然多了一个白色的圆球。

那是个温暖的,圆滚滚的大家伙,会温柔地抱着它,用手掌抚摸它毛茸茸的脑袋。

他们家的新成员正在充电,并且昏昏欲睡地垂着头,它想hiro并不希望叫醒疲惫了一天的白色机器人。因为他只是沉默地走进来,沉默地放下书包,沉默地走回床边。没有一句话。

mochi看着他笨拙地换上睡衣,拿被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裹住——胖猫知道那会像是有人正从背后拥抱着他,于是它眯起眼睛,开始怀念那个白色的温暖拥抱。

男孩盯着书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在床上蜷起来,缩成很小的一团,好像只是被子里一个多余的凸起。

mochi喵了一声,甩着尾巴用柔软顺滑的皮毛蹭了蹭男孩露出的脚踝。

神秘五人组的事迹在旧金山疯狂传播,所有人都在讨论那个身穿战甲把人们从危机中拯救出的少年,猜想他或许是个隐姓埋名的超级英雄,甚至传言他是国家特派的秘密特工。

可现实里的hiro并没有其他人想象得那么威风凛凛。

没有了天才的名声,没有了英雄的外壳,其实他也只是一个失去哥哥的死小孩,连拉好裤子拉链这样的小事都会忘记。把他放在家里七天,有六天半他都只会吃泡面度日。

他曾经的世界太小了,只容得下他那些充满奇思妙想的发明创造、他的亲人们,充其量再加上机器人格斗赛和小熊软糖。这个天才中的天才甚至不懂得如何去结交新朋友。

mochi跳到桌子上看着那团被子中的小小凸起,那是hiro正蜷缩着躲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只有这时候他才能褪下白天的伪装,又变回那个本该拥有软弱权利的小男孩。

桌上的报纸被随意摊开,上面醒目的大字写着标题:

《极客大学的天才少年——来自潘多拉的馈赠?》

这是一篇有关于hiro hamada的评论文章。

作者显然对年幼的天才饱含怀疑,字里行间随处可见"暴力倾向""难以控制""危险的天赋""孤僻的瘦弱男孩"这样触目惊心的词汇,甚至频频提到他死去的兄长和父母。在文章的末尾作者这样写道: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表明hiro hamada,这个曾经遭受过无数创伤的男孩,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他非常可爱,但我必须严肃地提醒你们,或许这男孩的心里住着一个魔鬼。他的兄长甚至是卡拉汉教授的学生——那个完美隐藏了自己的疯狂智者。我不得不承认他们之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没有人希望看到第二个卡拉汉出现,因此我必须呼吁他身边的人,小心任何可能导致恶果的苗头。

五人组的其余成员和hamada家的所有人都出奇一致地认为这玩意儿荒谬无比。假如作者有幸知道他口中"有极大潜在危险的天才少年",正是那个阻止了卡拉汉疯狂行为的无名英雄,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令hiro的支持者愤怒的是,他们无法避免这一切。打电话威胁报社起不到太大的作用,与之类似的误解到处都是,即使在大学里也同样如此。

mochi耐心地盯着这东西看了一会儿,然后伸出爪子把它挠了个稀巴烂。

正在充电的白色机器人走到那团蜷缩的被褥边上,笨拙地俯下身抱住男孩,身躯在昏暗的房间里溢出暖橘色的光。

"baymax。"

它听见hiro的声音。

男孩抬起一只手臂紧紧压在眼睛上,遮住那些正从沉重眼皮下渗出的泪水。

tadashi会说有人需要拯救,可谁来拯救他呢?

baymax沉默又温柔地拥住他,没有人回答这个疑问。

几乎身边的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极客大学的天才少年hiro hamada,他聪慧、开朗,像他的兄长一样乐意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你甚至可以看到他在cass阿姨的店里穿着围裙帮忙。

Hiro聪明懂事得让人有时候会忘记他只是个十四岁的男孩——许多这个年纪的孩子还都沉迷于电子游戏和聊天交友,而不是泡在实验室里或者帮自己的抚养者招揽顾客。

起初他的朋友们和cass阿姨对此忧心忡忡,但男孩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甚至成功地让他们真的以为他已经彻底走出了tadashi离去的阴影,准备好开始新的生活。

只有baymax和mochi看见这一切。

他在日记里涂黑的那一页,他梦中喃喃着的名字,他偶尔会变得十分悲伤的眼神。

他只是个需要关心和理解的死小孩,却失去了世界上最接近他的那个人。

再没有人知道他其实最喜欢红色的小熊软糖,也再没有人会关心他今天穿着的袜子是不是属于同一双。

只有tadashi才会悄悄替他吃掉其实并不那么好吃的黄色软糖,也只有tadashi才会调侃地告诉他:"天才总是会穿反袜子的,因为他们不拘小节"。

说起来多可笑啊,有时候你简简单单就可以找到替代一个人的东西,连玩游戏和机器人格斗都比和他一起聊天看起来诱惑更大,可是真到了他离开的时候,你又会发现其实这一切中,最重要的正是这个人。也只是这个人。

干燥温暖的手掌,无微不至的关心,在最落魄时的鼓励。这个世界上真正理解你的人。

再没有什么,能够代替他了。

你可以用Ctrl+c来复制任何你想要的程序,也可以敲击一下将任何你喜欢的东西永远存进硬盘,可是亲爱的,这在现实生活中行不通。

失去了,就是失去了。

没有无限存档,也没有从头再来。

这时候你才明白,每个人都真正是独一无二的,而游戏和比赛,也真的都大同小异,不过是闲暇时用以解闷的小玩意,和活生生的人比起来,甚至不值一提。

夜很深了。

mochi看到男孩疲倦地闭上眼睛,脸上满是泪痕。

房间里静谧昏暗,只有暖橘色的光从白色机器人的身体里昏然晕染出来。仿佛这只是一个太过于悲伤的梦境。

好在,再可怕的噩梦,都总会有苏醒的那一刻。

凌晨三点的时候mochi被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惊醒,它从baymax的身边跳起来,脚步轻快地冲出卧室,一头撞进青年沾满灰尘味道的怀抱里。

"喔!嗨,小声点,Mochi。没错是我,我回来了。"

青年把脸埋进它柔软的毛皮里深吸一口气,"真可爱…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在我的那个世界里你后来可是只掉光了毛的老猫,躲起来谁也不见,你这个自尊心高得过分的小家伙。"

他用指关节蹭蹭它的鼻尖。

"我紧张得要命。hiro在里面吗?他睡了吗?"

胖猫眯着眼睛亲昵地叫了一声。

"实话说我不想吵醒他,可我必须得见他一面——这一刻我已经等太久了。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

很糟糕,但是hiro现在肯定乐意见到任何样子的你。胖猫想。你没有爪子,也没有毛茸茸的外表,甚至连喵喵叫也烂得让猫心碎,可是hiro还是想见你,哪怕猫咪主动把肉垫给他捏都不行。

Tadashi抱紧它,从门后面短暂地瞄了一眼里面沉睡的少年,暖光正映在那团凌乱的被褥上。

"你能相信吗,我从五年后的平行世界里穿梭到这里,发现'我'已经死去了,而hiro还活着。"

青年把手放在半掩的门上,再次深吸了一口气,mochi感觉到他正微微颤抖着——仿佛陷入巨大的梦魇中。

"然而在我的世界里,一切恰恰相反。"

   
评论(33)
热度(192)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