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来自高次元的恶意

"Do you want to build a snowman?♪♬~"

兄弟俩凑在电脑屏幕前,tadashi站在hiro背后。十分钟前他被男孩从床上摇醒,此时还有点瞌睡。

"这是什么?呃……baymax在唱歌?"

"还记得前段时间那个突然出现在电脑屏幕里,试图给baymax做专访的怪家伙吗?我不知道他用什么办法入侵了我们的电脑,但后来我发现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我们的机器也能远程连接到他自己的电脑上。然后我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东西。"

hiro打开一个页面,上面是一段正在播放的录像。

"那是……我们?!他偷拍我们?"瞌睡虫被眼前的东西彻底赶走了,tadashi不可思议地皱起眉头,显然这种感觉并不令人感到愉快,"他怎么做到的?微型摄像头?还是借助卫星?"

"在你回来前我检查过一遍,但没有任何可疑迹象,我猜是卫星,但怎么解释他的动机?录像里还有许多我们呆在房间里的部分……这太奇怪了,baymax也说他对这些没有察觉。"

两兄弟以同样的姿势托着下巴盯住屏幕,一起思考了几秒钟。

"这像一部电影,你觉得呢?手法非常专业……一个素未谋面的偷窥狂为我们拍了一部电影,太古怪了,你还发现了什么?"

"我也这么想,另外他还收集我们日常的照片,一些和我们有关的漫画和小说,给我的日记拍照……实话说我有点介意这个,真是个讨厌鬼。"hiro一边嘟囔着一边用手指快速点击屏幕,有些不安地犹豫着开口,"里面有些奇怪的东西……"

页面匀速变换着,其中的一张突然出现在屏幕中央。tadashi看到图片上的自己正把弟弟压在床上亲吻,起初他觉得这没什么,因为他们经常这么做。但紧接着他看懂了这副图的意思——因为图片里的hiro正啜泣着大口喘息,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潮红,而且两个人几乎都是半裸着的。

然后是下一张,这一回男孩的双手被捆绑在床头,大腿裸露着高抬到贴近胸口的地方,满脸都是泪水。tadashi握着他的脚踝,从正面激烈地侵犯着他。

图片一张张翻过。

青年感到自己口干舌燥起来,更可怕的是他居然感到自己因此产生了一股难以抑制的兴奋。

不行,这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tadashi惊慌失措地抹去了自己脑海中刚刚浮现的画面,并且为自己这种罪恶的联想而感到羞惭不已。

他是个正直的好兄长,不该去想这些事情会不会真的发生在自己弟弟身上——又或者发生了会怎么样。

哪怕hiro那样子一定诱人得要命。

hiro的耳尖微微泛红,甚至不敢抬起头来看自己的兄长,房间里一时只剩下两兄弟尴尬压抑的呼吸声。

过了好一会儿,Tadashi终于感觉自己的声音回来了。

"你说的……就是这些吗?"

"……还有很多。"男孩低声说,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天啊,这太尴尬了。也许给tadashi看这些东西的想法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想离开这个屋子过。

"……除了这些,还有小说和漫画,呃,以我们为主角。"

页面继续变化着,tadashi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很快想到自己的弟弟在深夜里悄悄翻看这些东西,将它们存进电脑保存,甚至可能产生跟自己一样的兴奋感——见鬼,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这感觉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身上了,虽然作为正处于青春期的青年人,正常生理的现象必不可免,但因为hiro而产生奇怪的冲动还是让tadashi饱受内心的拷问和折磨——对男孩日常的亲吻和抚摸已经极大地满足了这个自制力极强的年轻人,他像苦行僧一样严格控制、压抑着自己,只有很偶尔的情况下才会稍微放纵。

——他要的已经足够多了,不能再过分奢求。

青年不得不把目光从屏幕上挪走,以免继续亵渎自己的宝贝男孩,接着有些不自然地开口:

"你都看过了吗?"

"呃,只有一部分,再加上几部小说。"

"hiro,你还没有成年,你不该……"

"我明白,我明白,tadashi。"

hiro转过头,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缩着肩膀,睁大双眼,用一副略带讨好的表情看着他。

"所以你会原谅我的,对吧?"

该死,他永远知道怎么对付他。

大概是-TBC-

————————————————

坑会填的…请不要拔我电线_(:з」∠)_最近补作业中所以会补充少量短篇什么的(´・ω・`)

关于开头所说的那个突然出现的怪家伙——

大白专访网址:USA Today的记者大叔对Baymax的采访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qFQxUeXPDBg/

   
评论(14)
热度(81)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