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storm in mirror] 镜像风暴④

黄昏下的旧金山被一层柔和的光线笼罩,鲤鱼旗在云层下渐渐流转出各色光辉,被纷繁花树的阴影所笼罩的玻璃窗映出大片大片朦胧的花影,显出一种悠然又唯美的意境。

林荫下的寂静突然被脚步声打破,刚刚下班归家的tadashi惊奇地发现自家窗口正站着一个瘦小的熟悉身影。

"Hiro?"

男孩像被揪住尾巴的猫一样哆嗦了一下,转过身来僵硬地扯出一个微笑。

"嗨,tadashi,真巧在这里遇到你。"

警官调侃地耸了耸肩,伸手在对方的头发上揉了揉,"在别人家花园里的偶遇?"

"呃。就是这样。"男孩撇着嘴缩了缩肩膀,躲开对方这种对待小孩的动作,他已经准备好要随时逃跑了。

天啊,但愿他别看见自己背后的东西。hiro懊恼地想着。他只是打算过来送还警官的钱包,顺便不小心带上了自己桌子上的那只泰迪熊,至于那些小熊软糖和刚烤出来的小饼干……谁知道它们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哦哦,那是什么?"警官突然吃惊地看向他的左后方,hiro不疑有他地跟着转过头去,下一秒一道黑影从右肩膀的上方飞快地闪过。

糟糕!左后方肯定什么都没有,这家伙在骗人!男孩立刻明白自己中计了,跳起来去试图夺回那只出现在警官手里的泰迪熊。

"真可爱。你打算送我这个?"

"当然不是!我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窗台上的,我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可能是谁的恶作剧……还给我!"

Hiro满脸慌乱地抱着tadashi的一条手臂,踮起脚来努力试图够到被高高举起的泰迪熊,耳尖甚至已经微微发红。后者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一边轻松地躲避着他的争抢。

不公平。

Hiro沮丧地想。

他为什么总能轻而易举地从自己这里夺走东西?

也许自己本不该来这里的。他原先只需要用一封匿名邮包就可以将钱包原封不动地归还给警官,但却因为担心钱包遗失特地跑了过来——见鬼,他干嘛去管一个警察的钱包是不是会再度丢失呢?

这行为蠢毙了。他看向警官的面孔,对方依然温和地微笑着,眼睛里满是一种对待孩童的宠溺和戏谑。

男孩突然感到有些羞恼,他为什么总这样看着自己?把自己当做幼稚的小鬼吗?该死,那只泰迪熊现在看上去也愚蠢得要命,和他身上印着卡通机器人的T恤一样让人发窘。

然而下一秒这种感觉便戛然而止——他便被对方结实的手臂和泰迪熊一起抱在了怀里。hiro浑身僵硬,感觉鼻端传来一股好闻极了的松林般的温暖气味,那感觉像是被下午熙和的阳光笼罩着。耳边传来警官明朗柔和的声音,后半句更是让他的心脏砰砰直跳:

"好了,对不起……其实我很喜欢这个,因为它是你送给我的。"

男孩的鼻尖紧贴着警官的衣料,几乎可以感受到那下面柔韧有力的肌肉。温暖而让人安心的气息笼罩着他,像是永远也不会消散似的。

他有些不自然地推开对方,天知道他有多不想那么做,可是再继续下去的话警官一定能够察觉到自己紊乱的心跳。


tadashi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某些他所刻意忽略的记忆突然浮上脑海——警官吸了一口气,蹲下来拉住男孩的手,语气温和地开口。

"要进来吃些小熊软糖和我新烤的饼干吗,hiro?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当、当然。"

男孩还沉浸在刚才那个诱人的拥抱里,全然没有觉察警官细微的情绪变化。

进屋后警官把泰迪熊搁置在了浴室对面的桌子上便走进了厨房,Hiro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有些尴尬地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那并不是普通的玩具熊,它是老章鱼今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眼珠被改装上了微型摄像头,可以远程收发所拍摄的图像。

hiro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他不是因为也许可以偷拍到警官的一些私人照片才送他这个的,只是想稍微借着它来怀念怀念和警官住一个屋檐下的生活——没错,就是这样。

tadashi很快托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男孩突然想到警官应该是独自居住,也并没有对甜食的特别爱好。那么那些小熊软糖,恐怕是从他离开之后就一直为他准备着的,只是等待某一次像这样的突然拜访。

甜蜜的情绪忽然从胸膛深处弥漫开来。

"好了,乖孩子。"tadashi正襟危坐在他对面,穿着衬衣的他看上去更加充满魅力,比时尚杂志上的模特还要迷人,"尝尝看?"

这情景曾经无数次在hiro面前上演,但这一次似乎效力格外强劲,男孩僵硬地拿起一块饼干,味蕾几乎尝不出味道了,只能在脑海里做出"非常好""棒极了"这样的评价。

"……唔,非常好。"最后他这么说。

"那么多吃点,我会给你打包一些,你可以拿回家里去。"

Hiro味同嚼蜡地吃掉了几块饼干,对面的青年突然倾身过来,温柔又暧昧地用手指替他拭去了嘴角的几粒饼干屑。

好热。Hiro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无法思考了,假如这时候有人问他什么,他一定会不过大脑地回答任何问题。

紧接着他便听到警官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

"hiro,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什么?"

"还是关于抚养的那件事,我真的认为你应该搬进来住,hiro,我希望提供给你更好的成长环境——甚至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城市。如果你信任我的话……"

像是从一场短暂的迷梦里清醒过来一般,男孩的大脑骤然冷却下来。在大脑做出更多反应之前,他的声音就已经脱口而出。

"不。"

之前的甜蜜范围忽然间荡然无存,男孩眼中带着欢乐的微光才刚刚亮起,就像是脆弱的肥皂泡般轻而易举地破碎了。

hiro把一块饼干塞进嘴里,用咀嚼来暂时推却任何需要回答的问题,那简单的一个音节几乎用尽了他全身的勇气。

他不愿意成为hamada警官的养子。


tadashi看着他。正直的警官还没有意识到他对hiro的重视并不仅仅是出于对孩子的关怀,但裂缝俨然已经从心底扩散开来,不知不觉地影响着他的言行。

"那个骑手,和你是什么关系?"

Hiro惊愕地抬起头看着警官,对方的语气带上了一分异样的严肃,甚至于连那双温柔的深棕色眼眸里也沉淀着他看不懂的晦暗色泽。

"……什么?我和他?我们只是……"Hiro努力寻找着合适的措辞,一时之间竟发现不知道如何定位他们之间的关系——hedashi、希德和金,还有老章鱼,这些人或许可以被称为合作伙伴,尽管没人承认这一点,但某种意义上他们正像是他的家人。

他该称呼他们为家人吗?可那和他理想的家庭未免相差太多了。至少得有人彼此相爱才算是家庭,不是吗?hiro迷惑地想着,但hedashi又算什么呢?他直白地告诉过自己他的欲望,可那绝对不算是爱……

Tadashi盯着明显有些恍惚起来的男孩,眉头紧紧地皱起,他在等一个或许自己并不想听到的答案。

即使已经告诫过自己要保持冷静,但男孩方才的反应还是无异于火上浇油地刺激到了神经——之前的回答,还有那份犹豫,在警官眼中正证实了他和骑手间存在的暧昧。

"我们……是家人。"Hiro犹豫着说。

家人?

警官突然有些失笑,无端中生出一些轻微的愤怒。

hiro看着对面的青年起身靠近过来,不安和疑惑像两只无形的巨手死死地将他制住了。

他本来想站起来逃走,但就在那一瞬间对方警觉地握住了他的双手,并用温柔但不容反抗的力度将他反扭在了沙发上。  



警官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颤抖,隐隐透出他内心失控的痛楚:"他强迫你的,对不对?"

hiro没有说话,他不清楚旧金山的法律规定,但有一件事非常清楚——假如他回答了,hedashi一定会因此惹上麻烦,甚至会被起诉入狱,之后老章鱼他们的案底就会被掀出来,而那些孤儿也将失去唯一的庇护。

hiro绝对信任警官的正直和善良,但他不能冒这个风险。

眼泪从湿润的睫毛下渗出,hiro浑身都在发抖,像是在忍耐某些巨大的痛苦。这模样立刻引发了警官的罪恶感,tadashi感觉自己似乎把对方逼迫得太过头了,他伸出手心疼地将瘦弱的男孩拥进怀里,语气尽可能温柔地开口。

"hiro,为什么不让我来抚养你呢?我有稳定的工作,也会做饭,还能给你提供上学的机会,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再没有人能对你做这种事情。"

然而男孩沉默着,一直到警官眼里的光渐渐暗淡下去,变成充满失望的死寂。

他甚至无法为此说出一句辩解。

tadashi一定对他失望透顶,更可怕的是,他也许再也不会管他了——哪怕是仅仅是以那种对待孩童的态度。

那双曾经紧紧拥抱着他的手,渐渐无力地放开了他。

"……为什么?"

他听见tadashi沙哑的声音,里面透出浓浓的困惑和悲伤。

tadashi一定是想要放弃他了。

 



"……对不起。"

男孩听见对方沙哑的声音。

原本因为那个吻而生出的想法再次被扼杀在了摇篮里,hiro飞快地抬起手用袖子用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站起身,头也不回地逃离了这个地方。


   
评论(50)
热度(78)
  1. 默默的杨一只狐狸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好纠结啊……Q_Q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