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storm in mirror] 镜像风暴⑤

Hiro今天很沮丧。

这消息从金那儿传出来,由希德告诉老章鱼,又被发送到hedashi的手机上。

不可否认消息传播者们都怀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情,但水分之外总归还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关心,在用尽了软糖诱惑、mochi治愈术、生理知识节目放送(没有小孩子会乐意看这个解闷的,亲爱的斯崔特兄弟)等五花八门的方法后,这帮家伙终于放弃了从hiro嘴里打探消息的想法,决定剑走偏锋,从另一位嫌疑人身上下手。

显然这是个错误的判断,不过结果倒是好的。

二十分钟后摩托车的轰鸣从楼下传来,风衣裹挟着一股啤酒和灰尘的味道被丢弃在沙发上,青年闷头冲进洗手间把手臂上的斑斑血迹洗个干净,出来时身上已经换了件黑色的硬衬。皱着眉头耐心听他们七嘴八舌的情况汇报,试图整理出一个不太靠谱的梗概。

与之同时,男孩正坐在床边折腾他的磁石机器人,五厘米厚的资料乱糟糟地叠放在一起,倒像是一块没做好的豆渣蛋糕,随时都会倒塌的样子。

夹持器的设计图纸一再修改,最后变成大片大片的黑色涂痕,hiro把笔丢在床上,一头栽倒在柔软的被褥里。

大脑变成了运作超额的旧机箱,不住地嗡嗡作响。警官最后的神情时不时浮出脑海,又被他强迫性地迅速塞回脑袋里那个名为"tadashi hamada,禁止在工作时间查看"的文件夹里。

他在工作。hiro一再告诫自己。他没时间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下个月中旬会有一场重要的机器人比赛,这也是半个月以来他遵守和警官的约定、没去参加那些小打小闹的真正原因。比起再次出现在地下赌博场里激怒警官来说,能够呆在家里,还能改进自己的机器人,何乐而不为呢?

比赛的获胜者将获得八万美元的奖金,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合法的,所有的收入都和任何犯罪行为无关,完全符合tadashi的……

该死。hiro用力捶了一拳,猛地直起腰来。

"够了!这和那家伙完全无关,我只是想参加比赛而已,说到底他还是把我当做不懂事的小鬼,到处给他惹麻烦……没错,我是个坏小子。"

深棕色的眼睛愤怒地闪烁着,他举起手里的小机器人,眼瞳里倒映出它天真的笑脸。嘿,这家伙看上去可真蠢。

"而你呢,你是个蠢货。"他对着机器人开口,"只会用你的笑脸蒙蔽敌人,趁着那可怜虫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时候把他一举绞杀,可你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大脑里只有那堆死板教条。"

机器人仍然咧着嘴,对这番说法毫无意见。hiro抬起手捂住额头,脑袋里突然涌现出一片金黄色的阳光和许多纷乱的影像。

"见鬼……我在说什么呢。"

他喃喃着开口。

"……我快被那家伙逼疯了,你知道吗,他今天穿着衬衫来见我,还替我擦饼干屑。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吻,温柔、热烈,简直就像是——就像是把你的灵魂抽出来了一样,希德总和我炫耀从前他老妈给他的晚安吻,但我敢说这个吻比那棒一千倍。"

嘴唇上仿佛还残留着炙热的触感,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瓣,脸上微微发热。

"我脑袋里什么念头都没有了,只愿意拿我今后所有的小熊软糖和他再换一个,可最后那混蛋居然和我道歉,该死的,他还是把我当成孩子看。"

屋子里只有电脑风扇的细微响动。机器人依然没有回答,hiro叹了口气,困惑地看着天花板,仰面躺成一个大字。

"我真不明白……"

"咚咚咚。"一阵算不上轻柔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纷杂凌乱的思路,紧接着门被打开了,银发青年直接走了进来,毫不留情地顺手把门后几双充满探究和担心的眼睛关在外面。

"呃,hedashi?"

hiro慌忙把设计图纸收起来,那上面被他无意中写了许多tadashi的名字。

"我有事情问你。"

青年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劲瘦结实的手臂撑在床边,身体微微前倾过来,另一只手覆上他的发丝揉了揉——力道不大,但看起来有些怪异。男孩皱着眉头躲开:

"你们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一个个都有事情想和我谈?"

"或许应该反过来问你,你怎么了?"

"没什么。"

这种反应在两人相处模式中常常出现,hedashi见怪不怪。同出自霉菌丛生、泥泞遍地的地下城,对于彼此的脾性了如指掌,他们像是本能地拥有一种感知对方心理的能力,能够隔过表面显示出的情绪,轻而易举地探究到心中真正的想法。

现在这种俨然只是男孩的敷衍而非抗拒,代表他有个秘密,但不太乐意和别人分享。

沉默一会儿后,hedashi突然看着他的眼睛,微微皱着眉头开口。

"hiro,别和那些警察走得太近 。"

hiro愣了一下,反应很快地接口道。

"那又怎么样?他们只会把我当成小孩而已。"

又是满不在乎的语气,可里面明显透出种咬牙切齿的意味。这回是货真价实的愤怒。

银色的发丝微微遮住了青年的双眼,hedashi低下头打量着自己的左臂,片刻后突然压抑不住地低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

"你真以为,他只把你当做小孩?"

野兽般的瞳孔从发丝间转动着望向对方,hedashi伸过手去,捏着hiro的下巴用拇指轻轻抚摩他的唇瓣,又很快被对方厌恶地甩开。

"……你在说谁?"

同样身为男性,hedashi对于那种如同守护自己所有物般的占有气息再熟悉不过。警察分明对hiro有着非同一般的关注,然而有趣的是,他却只把这当做单纯的维护,说起来真是天真得让人惋惜。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每当他看到hiro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精彩。

hiro聪明的小脑瓜给了他天生的演技,可是反问时脸上一闪而逝的慌乱却尽数落入了青年的眼中。 

口腔里还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气味,现在居然又夹杂了些许苦涩。hedashi突然搞不清这种愚蠢的想法到底是从哪里传染到自己身上。

——啊啊,似乎已经说得够多了。

可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他并不在乎结果如何,因为结果从不属于他。hedashi很少怀疑这一点,野兽般的直觉简直敏锐得让人厌恶,无论是对于敌人,或者他自己而言都是如此。

青年讽刺地撇了撇嘴,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同时摆了摆手示意谈话结束。他其实已经很累了,左臂上传来的隐痛时刻提醒着他还有些更重要的事情必须处理。

脚步即将踏出房门。

"绷带。"

男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hedashi银灰色的瞳孔微微收缩一下,短暂的停顿后有些僵硬地转过身。

hiro把刚刚从床下翻到的绷带扔给他,耸耸肩膀,看起来对一切毫不在意似的,低下头继续翻看起那些资料。

门轻轻合住,那片暖黄色的灯光消失在门缝后。

银发青年微微垂下眼帘,有些漫不经心地垫了垫手里那卷绷带,喃喃自语。

"这样我可没办法放手啊。hiro。"

-TBC-

   
评论(44)
热度(74)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