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江户乱舞,开始了!

没有什么趣味性,银魂众人成为刀男的梗,自己写来娱乐的,哈哈哈,最近已经深陷刀男坑里不能自拔了_(:з」∠)_

文笔还在复建,取乐而已

还有好多脑洞,都想写呀

然而考试大魔王就默默看着我

我,路由器,不会轻易狗带的!

——

江户乱舞,开始了!

——

嗯……哪里不对?好像和其他审神者说得不太一样啊……

审神者迈着矫健的步伐,来到本丸的大门前。

抠着鼻孔的银毛大叔替他开了门,虽然看起来懒洋洋的,但还真是把善良之刀啊。

可是怎么感觉有点眼生的样子?

审神者抬头看着他,他死鱼眼状看着审神者。

"那个…你…"

"啊啊,你就是我们的主上?"他恍然大悟,然后面无表情地抚了抚一马平川的胸口,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审神者默默地心塞了一下……一定是他打开本丸的方式不对。

"很惊讶吧?我这个样子,"他挖了挖鼻孔,把手揣进不知为何从侧方剪开了一道裂缝的衣服里,死鱼眼状看着矮小的审神者,"惊吓是好事情啊,对了,你有钱吗大将?我要去买新一期的JUMP。"

这是暗黑本丸吗?

这绝对是暗黑本丸吧?!

"……给。"

审神者心塞地掏出小判。

"阿里嘎多——"对方懒洋洋地拖长了尾音,伸出手准备揉揉自家审神的头发。

shit!你那只手刚刚挖过鼻子好吗!

审神者的脸上瞬间浮现卧槽二字,爆发出长腿部般的机动和作者般的机智地后退一步,躲开了对方沾着可疑物体的魔爪:

"快去快回!"

首战出了点失误,作为一个优秀的无证master,我是不会轻易狗带的!哼!

审神者给自己鼓气。

他坚定地走向正横卧在木质地板上小憩的男人,眼罩、黑发,如此一目了然的特征简直不要太easy!

哼。敢来个更难点的吗?

审神者露出了锤总般自信的笑容。

"烛台切光忠,是你的名字吧。"

没错,本丸之母,就是你了!

然而回答他的是对方的一声轻笑。

这个烛台切似笑非笑地抬起头来斜睨着审神者,中二十足地轻声低语着:

"呵,烛台切?你认错人了……我只是,正想要破坏这个腐败的世界而已…"

等等,说好的烛台切不是这个性格啊?

烛台切坐直了身体,掏出一把三味线来,一边拉着悲惨的曲调,一边用他中二低沉的声音,娓娓讲述起了一个独眼少年的复仇之路。

审神者感觉受到了精神污染。

审神者,轻伤。

"哦呀?这不是大将吗?"

太好了!出阵的刀剑回来了!审神者喜出望外,再和这个邪教洗脑狂热分子待下去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这样的烛台切居然没有暗堕这不科学!

"我们回来了哦。"

橘色头发的少年抹了把脸上的血,满面春风地飘着花向他挥了挥手。身后被鞋底碾过的地面留下了一连串可疑的红色脚印。

这个满手血还笑着向自己走来的眯眯眼绝对不是乱酱!

那一刻审神者感到了世界的恶意正犹如燎原的草泥马一般汹涌奔来。

眯眯眼还在靠近,风中传来他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大将,要和我一起乱舞吗?"

——谁要和你一起乱舞啊!你把真正的乱怎么样了!???

不仅仅是画风!连背景乐都变了好吗?

这是暗黑本丸吧,绝对是吧?

审神者绝望地想。

"你是哪位??"

眯眯眼终于把手上的血洗干净了,还换了套衣服。但那股从眼神和躯体间散发出的血腥味儿依然挥之不去。

杀神啊。

审神者往烛台切身边缩了缩。

"我是乱啊。"

眯眯眼一边狼吞虎咽地吃着米饭一边笑着回答。

桌子上的饭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堆积。

审神者悄悄打量他——

哦哦,说起来身高还相对比较接近呢…这么一想之前的烛台切矮的好可疑!

躺下来绝对是在掩饰吧!

一回头烛台切索性假装睡着了躺在地板上不起来。

简直感人!

审神者愤然喝了一口水。

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哈哈哈,主上回来了啊。甚好甚好。"

审神者转过头,看到了这个本丸的爷爷。

即使用袖子遮着脸仍然掩盖不住棕色卷毛和墨镜的存在。

"哈哈哈,今天也是乱拿到了誉呢。年轻真好啊。哈哈哈。"

是啊。

高达99级,机动打击必杀都爆满的乱。

(暗堕可能性max而且还只有)一米六的烛台切。

擅长花样挖鼻孔的天然卷死鱼眼鹤丸。

只有哈哈哈和爷爷属性重复,一点也不风华绝代的爷爷。

审神者默然喝了一口水,感到他对这个本丸,已经不能再抱有希望了。

PS:家里的顶梁柱是乱。

每次都是单骑出阵。

单骑演练。

单骑远征。

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鹤丸最近在万屋旁边试图建立一个万事屋。

烛台切每次上交的公文都附加了以本丸为中心建立军队毁灭世界的建议方案。

审神者不知道的是其实他家的刀男战斗力很强。

真的。

PPS

新文好少我要饿死了……

虾米酱也很忙吧,最近都没有更新。

_(:з」∠)_自己写来过过瘾

   
评论(6)
热度(41)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