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这世界深爱的

这女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大家都这么说。

她或许是有些过分古怪了,在喧闹的人群里显得格格不入。

尽管她不声不响,不做喧哗的自我介绍,甚至偶然抬眼从睫毛下流露出的一瞥,也透出十足的谨慎小心,只把目光像片羽毛般轻飘飘地落在人们肩头,绝不令它和对方的目光有丝毫碰撞。

因而即便对面的女生已经热情洋溢地看了她好几眼,也仍然没能得到被关注者的丝毫回应。

"那孩子很可爱啊,叫什么名字?我可以试试交个朋友吧?"

"喂,不要去招惹她吧。"

"她啊,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啦。"

"为什么这么说?"

"中二病吧。"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解释,很快引来了更多追问——

"中二病?是吗?哈哈,我觉得中二病很可爱啊,为什么这么说?"

"啊,大概就是代入感太强,把自己当成了游戏角色之类的吧。"

后者打了个哈欠,立刻有兴致勃勃的声音加入进来:

"就是会对着空气说些很奇怪的话,还买那种一米长的刀偷偷藏在宿舍,抱着刀睡觉。"

"对啊,听她自己一个人念念叨叨超恐怖的,根本听不懂她在讲什么。"

"感觉她是把游戏角色当真了。现在更是变本加厉,整个人都沉迷进去了。"

"诶?可是我看她也会跟你们说话啊。"

"啊,有吗?"

"那种情况很少吧,反正也没人回应她。"

"对啊,我们的活动她统统都不参加,说要陪她家的刀男。"

"刚来的时候还会很兴奋地跟我们讲她家谁谁谁今天拿到了誉,还有什么审神啦短刀啦,总而言之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的世界我们不懂,久而久之只好不理她咯。"

"她从来不和我们一起吃饭的。"

"都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不合群我们也没办法。"

"怪人。"

"……"

"……"

她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垂下眼睛将目光集中在手机屏幕上,漆黑光滑的表面上没有任何图像,唯独倒映出一张茫然的、甚至带着些悲哀的脸。

从最初的和睦相处,发展到即使站立于人群中也没有存在感的地步。

和人们讲述他们看不到的事物,似乎从一开始,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平安夜的聚会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落着雪的窗口被夜色勾勒成发亮的方块,透过雾气蒙蒙的玻璃窗,能够看到裹在暖黄色灯光里的年轻面孔围坐在桌前,眉眼弯弯笑容洋溢,整个世界似乎都是明亮的。

而她或许是有些过分古怪了,像个从幻梦中刚刚混进人群的影子,看谁都不甚真切,渐渐在耀眼的光线里昏昏欲睡。

碰触不到。

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太过模糊了。

审神者头昏脑涨地点开手机屏幕,那上面是本丸的大合照——曾经被舍友夸奖过是"不错的cos"。

她打开信息,不过是半个小时没有来看,新信息就已经密密麻麻排满了整个屏幕。最新的一条来自于两分钟前,附加了照片。

[主殿,和同学们玩得怎么样?]

下面是安定和清光扭成一团的照片,鹤丸放大的脸占了右下方的一大片屏幕。隐约可以看到拼命揪着他衣领的手。

大概是烛台切。

审神者忍俊不禁,从那只手上的黑手套暗自猜想着。下意识一条条点开信息:

[也拍张你那边的照片给我们嘛,大将,大家都很想你回来哦]

[为什么他们都说自己有您的照片?!!为什么只有我没有?大将QAQ您是忘了给我发吗?]

[哈哈哈,在现世玩得开心也不要忘记爷爷我哦。本丸里的诸位都很期待大将归来呢。]

[主上!救命啊他们要杀鹤啦!你快回来!]

[好想你...连油豆腐都吃不下了]

[哇呜!主人他们要把鹤丸殿下埋进雪里!有图有真相!鸣狐是好孩子,没有动手哦~]

[这个世界,是地狱吗……]

[给您留了食物,在那里没吃饱的话就回本丸吃吧,总觉得这个平安夜不够帅气啊]

[不要相信任何来搭讪的男人]

[主上为何这么久不回信息……长谷部君已经在那里擦了好久的刀了,再没有消息我担心他会失控……]

[弟弟们都很想念您,如果可以的话,早些回家吧。]

[本丸里一切安好,勿多挂念]

[我会一直等您回来的,主]

原本因为紧张而僵硬地抿直的嘴角,因为联想到这些文字背后一张张熟悉的笑脸而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旁边的谈话还在继续。

"可是,她也没有影响到你们吧?"

"……"

"总之很烦人啦,每天跟你说些虚幻的东西。"

"道不同不相为谋。"

"……还是因为,很难了解她吧。看不透她。"

"是啊,想说点正经话,却总是被扯到游戏上,实在有够捉急的。"

"其实也是个好孩子,就是太难接触了。"

"偶尔也来看看我们的世界嘛。"

"那么,要不要先伸出手,再给她一次机会?"

"……"

"可是她一定会拒绝的吧。"

"也不是不可以……"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次平安夜,她没有说'要陪本丸的大家'?"

"诶?!"

"好像是这样。"

"所以,这家伙是在认真地想和我们好好相处吗?"

"有点意外……"

正围在一起讨论的女孩子们集体沉默了半响,以突然站起身的高挑少女为首,纷纷向着审神者走去。

审神者被来势汹汹的女生们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

"呃?有什么事情吗?"

"想请你过来跟我们一起玩——"

为首的少女涨红了脸,居高临下地放下一杯饮料,几乎语速是飞快地说完这句话:

"桌游或者棋牌,你自己选一个然后赶紧过来啦!"

"哈哈,真容易害羞啊。"不认识的女孩子抱肩靠在墙边接过话茬,爽朗地笑着伸出一只手,"来玩吗?"

被重重包围的审神者终于反应过来,双眼发亮地看着她:

"嗯!"

半小时后。

"哇!"

"不可能!居然又赢了?!"

"什么嘛。明明很厉害啊你,当队友简直是神助攻。"

"这种敌人太可怕了,我要换队友!"

"我该说没有选真心话大冒险太好了吗?"

"之前,没有邀请你一起来玩,对不起。"

"因为听不懂你说的话,觉得你这个人很麻烦。不过现在有所改观了。"

"喂喂,别哭啊你!怎么突然就……"

"是因为终于被认可了很高兴吧。哈哈,也要多和大家接触嘛。"

"总之是我们不对!"

"呜呜呜……"

"你怎么也哭起来了啊!真受不了……"

"她就是这样啦,哈哈。"

无关于对与错,审神者想,因为人总是复杂的。

同时存在于现实与本丸的生活正逐渐两极分裂,或许有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那些来自于血肉之躯的温暖,却有足够的力量真实地展现在她的面前,足以让那些在午夜梦回时悄然袭来的疑惑和退缩涣然冰消。

[大将,今天和同学玩得怎么样?]

[我成功活下来了!哈哈,说什么要活埋,可真是吓到我了]

[照、照片QAQ我也想看主人和朋友的照片呜呜呜..校服什么的、现在只有我没有见过了!]

[可恶,被鹤丸那家伙逃掉了,如果知道他现在躲在什么地方的话,请务必通知我]

[哈哈哈,有没有尽兴呢?早点回来哦,主殿。]

坐在电车上的审神者垂下眼眸,手指轻快地敲击着屏幕,给他们一条条回信。

脸上带着自己也没能察觉的轻松笑容。

"……很开心哦。"

"要躲好,他们好像组织了搜索队。"

"好,马上就发给你。"

"他啊,好像是躲在房顶上,去那里看看吧。"

"已经在回去的路上了,今天,和朋友玩得很开心。"

                                                             

刚刚踏进本丸的审神者被飞扑过来的短刀们包围了个彻底,紧接着是热情满满的拥抱和熟悉又欢乐的笑声,带着体温的外衣覆盖上肩头,驱散了尚未散去的寒气。

不论哪边,都是真实属于她的世界。

手机微微震动起来,屏幕上突然跃出几条新发送的短信,终于脱离短刀地狱的审神者微微一怔。

[呐呐,明天要一起吃饭吗?如果不方便每天都一起的话,每周至少腾出一天时间来吧。]

[还不错嘛,你。

也稍微再和我们聊聊关于那个世界的事情吧。

不过这一次要详细解释!

我可不想听那些乱七八糟半懂不懂的东西。]

[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

[原来是真的吗?不可思议啊,以前的事情,对不起了]

陌生号码:

[还记得我吗?今天晚上的那个。

能够被接受真是太好了呢。看到这样的你,我就放心了。

希望我也能成为你的朋友之一,可爱的审神者

珍惜刀剑们的同时,

不要忘记现世里的朋友啊。

因为人是不能孤单地活下去的。    

   

嘛,做个好梦吧。]

[不要害怕。

因为这个世界,也深爱着你哦。 ]

深爱着……我吗?

审神者垂眼看着那行字,握住手机的手指不自觉地紧了紧。

胸膛里正萦绕着温暖的气息,曾经因为冰冷而僵硬的五脏六腑渐渐回暖,豁然开朗的视野里满是温柔熟悉的笑脸。

大片灿烂的樱花正盛开于这个寂静的寒夜里,让她忍不住想要微笑。

再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欣慰的了。

她所倾尽全力守护的事物,也正深爱着她。


写到后面就和没墨的打印机一样越来越文笔喂狗,以后再修吧QAQ

我实在很想在平安夜发出来...

_(:з」∠)_对不啾啦。

   
评论(16)
热度(58)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