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据说诱拐小萝莉是要付出代价的

又叫做引狼入室





在成功诱拐了溯行军后,审神者发动了大净化术准备把对方洗白成自己家的付丧神。

以后他的本丸里就要有一只可爱的乱啦。

审神者已经开始幻想他和美少女(大雾)美好的未来。

为了给他可爱的乱酱留下个好印象,审神者阴险地赶走了其他人,独自守在房间里等昏迷中的付丧神醒来。

然而他把一切想得图样图森破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审神者习惯性往被子里钻去以躲避阳光,却发现自己腰上多了一只手臂。

他艰难地动了动,身后那人的下巴抵在他的发心,把他整个人都箍在怀里。

我的乱酱呢?

对面的床铺已经空了,雪白的被褥凌乱地摊散在榻榻米上。

乱酱不见了。


审神者心烦意乱,挣扎着想起来时身后的人突然放开了他。眼前的阳光被佩戴着金色流苏的付丧神所遮蔽,对方单手撑在他身侧弯下腰凑近,眼底的弯月流光溢彩:

"乱酱我在这里哦。"


——三、三日月!

我的本丸里为什么会有一只画风正常的三日月?

审神者眼神慌乱地躲避对方的目光,作为一个死宅他已经无法直视对方如此近距离的美貌了:

"不、不对,你明明是……"

明明是我昨天晚上捡回来的乱藤四郎啊。

"嘘。"

三日月笑起来,用食指压住他的嘴唇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

"那不重要。但我有件事很在意。"

审神者感觉对方修长的手指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紧接着他的手掌被按在了一块温热的、结实的胸肌上。掌心随着故意加重的呼吸起伏传来灼热的跃动。想要向后退缩的身体被暧昧地揽住腰部的手臂拦截,审神者眼睁睁看着三日月躬下身来握着他的手按在自己心口,隐约带着低笑的声音响起在耳畔:


"你摸摸这里……还是平的吗?主殿?"



   
评论(8)
热度(40)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