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主殿养成游戏企划#主上不在的日子

#主殿养成企划#陆续更新其他刀剑的场合,江雪已补充√

@鏡中曇華 的“主殿养成”企划。

企划地址: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41375933607413

政府为了回笼资金开发的游戏——「主殿养成」

 玩法有所更改。可以选择开启/关闭R18路线。给游戏里的婶婶买衣服和道具都要氪金,还可以抽道具卡以及开启各♂种play,不过都要氪金。

"接下来的一个月,就好好放松一下吧!我会记得给大家带礼物回来的。"

本丸的主人因为现世的习俗回家访亲,短暂的依依惜别后留下这样一句话便急匆匆离开了。难得迎来了一年中最漫长休假的刀剑男士们无需出阵远征,空闲的时间意外地有些无趣起来。

三日月和莺丸在喝茶,白昼转到黄昏时隐隐约约能听到他们的讨论从"论阵型和敌方兵种的适配度"发展到了"女孩子的裙下到底有什么"。

歌仙在窗前挽袖提笔思考着和诗新作,间歇抒发一下对审神无情离去的不满和深切思念。

烛台切的小甜饼已经在整个本丸发放了三轮,坐在长廊里听着小短刀们密集而有规律的咀嚼声感到人生寂寞,又跑回去研制主上说过的仰望星空。注:死不瞑目的咸鱼。

清光把指甲涂成了七种颜色,然后百无聊赖地一点点剥掉干透的指甲油。

主命趁着审神离职的时间迅速整理完自己收藏的主上私照和刀x主同人文,然后开始制定休假期间对本丸的魔鬼训练制度。

"就算是主不在的时候也要严于律己!一定要在假期后让主感受到我们健硕了三倍的肌肉!"(斯巴达筋肉脸.jpg)

友情提供同人本的青江想象了一下柔弱的自家主殿回来后收到热情洋溢的拥抱,结果被满是暴起肌肉的手臂勒死在结实胸肌上的情景,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打了个哆嗦。

"……不,长谷部君,主上她说喜欢兄贵只是闹着玩的哦?"

"……"

"不管怎么说,太大的话也是会吓到人的。"

青江你明明顶着一脸苦口婆心劝说的表情,却讲了什么糟糕的话吗?!

"你看是吧。"摊手。

"……有点道理。毕竟主还很小。"

忠犬长谷部完全没有想歪。


出乎意料,本应借机大闹一番,还扬言在主上回来时要让整个本丸焕然一新的鹤丸却连着几天都安安静静低调做人,甚至吃饭时都不见踪影。

"大概是又在暗暗准备什么吓人的活动吧,药研,麻烦你去叫一下他好了。"

"只管交给我就行。"

然而直到烛台切把午餐准备就绪,药研和鹤丸的身影都没有出现。

"不要紧,我去找弟弟他们回来好了。"

王子殿下微微颌首,带着胜券在握的优雅微笑起身出门。

"……肚子好饿。"

"一期哥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呜呜QAQ"

"啊啊真是的,鹤丸殿又在搞什么鬼。"

烛台切有点头疼。

被委与重任前去鹤丸房间喊他吃饭的药研一去不返,现在一期一振也步了药研的后尘。

鹤丸的房间简直成了神秘的黑洞。

他决定亲自去看看。

"喂,等一下,你真的要去吗?鹤丸殿说不定是潜伏着等谁来跳进陷阱……"

"哈哈哈,也得小心起来了呢。"

"我、我也一起去好了QAQ"

"哟西!那么也加我一个!用声东击西的方法来把那家伙引诱出来!"

"大冒险吗?咱也很想去看看啊,哈哈,虽然饿着肚子,但能和大伙一起行动就能打起精神来了。"

冷眼旁观了一切的大俱利:

"没兴趣参与你们。"

"好啦好啦,知道你没兴趣。不一起来吗?"

"……随便你们。"


一群刀带着满脸不情愿的尾巴推推搡搡挤到了鹤丸国永的房门外,还没开门就听见里面一期一振和药研严肃的声音。

"不管怎么说,遇到这种事情的话就该早点向我们求助才对。"

"之前竟然把大将养成这个样子,真是太差劲了鹤丸殿。"

"是是。"

"对主殿这么乱来,即便是我也看不下去了。"

"还给大将穿这种暴露的衣服,明明天气这么冷。"

"是是。"

房间内鹤丸跟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地正襟危坐在两人面前,低着头边认错边时不时瞄一眼拿在药研手中的手机,苦恼地抬手抓了抓自己银白的发丝。

"真是吓到了,没想到主上也会有病怏怏的时候……"

"不好好照顾大将的话她当然会生病啊!平时的喂食也没有好好按计划来吧,居然连咸鱼果冻这种东西都喂给大将吃!"

"好了药研,鹤丸殿已经有在反省了。"

"因为没试过感觉会很惊吓嘛…"

药研的声音立刻提高了一个音阶:

"——哈?你真还敢说啊,差点害主上挂掉的家伙到底是谁?"

刚刚稍微抬起一点头的鹤丸在对面短刀爱主心切的怒火和自己身为渣刀的愧疚中不得不又低下了头小声检讨:

"是是…"

"总而言之鹤丸殿这边的大将以后就由我接手了,没有异议吧?"

"……啊?!等一下!"

"抗议驳回。"

"……切。明明是个废柴审神者制造机……"

望着一期一振和药研被黑影覆盖的阴冷微笑,鹤丸默默收回了伸出的手,心疼不已地眼睁睁看着药研打开游戏界面,屏幕里与自家审神如出一辙的美丽少女虚弱地躺在榻榻米上,像是察觉到有人到来一般微微睁开了双眸。

"你回来了吗……"

短刀沉默了一秒钟。

"——不管看多少次都让人火大!鹤丸你这家伙!"

"冷静冷静,药研。"

"对不起我是笨蛋。"

愤怒在看到对面那张写满歉意的脸后好歹偃旗息鼓,注意力被旁边看似复杂的指示选项所吸引,药研将手机翻转过来,指尖正对着那个写着"寝当番"的条目。

"这个按钮是什么意思?"

"哇呜!等一下!不要对我的主殿做奇怪的事情啊 ,超惊吓的!"

鹤丸跳起来去抢手机的瞬间门扉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终于不堪重负坍塌离析,门后露出几张熟悉的属于刀剑男士的脸——不包括被门框遮住鼻梁、只露出下巴的太刀太郎和比他情况好不到哪去的石切丸。

毁掉门的罪魁祸首压切长谷部正寒着一张脸居高临下注视着滚成一团争抢手机的鹤丸和药研。

"你们在做什么?!"

"噫——!"

"什么!?"

"哇!"

"……你们的对话我全听见了。"

脑补中已经完整地描绘了他可怜的主泫然欲泣衣衫不整地缩在角落里,低声祈祷自己来拯救她的场景。长谷部的脸色愈发寒冷,拇指卡住护手微一用力半截寒光弹出刀鞘,化身魔王般冷笑着用另一只手扶上刀柄,冲天黑气熊熊燃烧着从背后腾起,阴沉冷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传来。

"——被你们囚禁的主,在哪里?"


鹤丸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本丸。


"等一下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啊啊啊啊!"


今天也在愉快地作死呢,鹤丸君。

====================================================

主殿养成游戏在鹤丸的闹剧后以势不可挡地席卷了整个本丸。

主殿不在家、无所事事的日子里终于有了消遣之事,原本使用不太频繁的手机派上了用场,就连石切丸在观望一段时间后也被鹤丸和青江拉进了坑,栗田口家的房间每到夜晚都是一片片亮起的屏幕光。

每天吃饭时的聚会成为了交流心得和欧洲刀秀脸的最佳时机,偶尔也会出现炫耀过头被一群刀追杀的情况。

石切丸的场合

手机是父亲节得到的礼物,被收到后立刻得到了和收藏品一样的待遇。虽然对高科技的东西不太了解,但勉强是靠着笑面青江的友情指导明白了基本操作,之后和三日月、莺丸形成了喝茶讨论组。

和以往一样尽心尽力的好爸爸,私心给主上买了巫女服。

把主上当女儿来养,但某天回答了主上的一个问题后突然达成了父嫁结局。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papa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目前每天都脸色复杂地思考着人生。



笑面青江的场合

毫不犹豫地跳了坑。

一直致力于打出18R结局,但是怎么也做不到。大概是初期夜袭次数太多,导致养成的主殿出现了性冷淡属性。不纯洁的CG图收集了很多,但从未成功过。被药研看到堪称本丸最全工口CG的收集册后百口莫辩,由长谷部率军追杀了一个晚上。

虽然罪恶值之高已经可以选择强推,但从来没有那个打算。

今天也依旧忧伤地看着屏幕。

正穿着宽松衬衫处理公务的少女脊背优雅地挺直,发丝垂落在纤细白皙的肩头,从松落的领口露出诱人的锁骨。

"哎呀哎呀,这个样子出现在我面前,是想染上我的颜色吗?"

选择动作模式:“亲吻发丝”+“背后拥抱”

游戏里的主殿抬手推开他:“乖,一边去玩。”

放下手机忧伤地抬起头看看石切丸那边的情况,再看看自己手机里防守得滴水不漏的主殿。

"就算是引诱也不上钩,真冷淡啊。"



大俱利伽罗的场合

一如既往地独自坐在廊沿上擦刀时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口安利。

"哈哈,是不是吓到了呢?"

"对游戏没兴趣。"

盯着屏幕上的猫耳主殿看了一会儿,转过脸的时候耳尖带上了奇异的红晕。

"总之试一试嘛俱利酱。"

"会有惊吓的好事情发生吧,真期待啊。"

"嘛,那么就注册完毕了。点这里可以设置主殿的初始形象。"

"哼。"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地接过了手机。

一直等到晚上没有人的时候才打开游戏,氪金买了全套毛茸茸的猫女装给小主殿。

"好高兴,收到礼物什么的,原来俱利酱也喜欢我吗?"

是/否

看着屏幕里可爱的笑脸嘴角忍不住跟着上扬了一个极微小的弧度,点了是后傲娇地转过头。

"……哼,你知道就好。"



小狐丸的场合

总被当宠物养,终于有一天能翻身了,高高兴兴把游戏里的主上接回家。

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先对着屏幕蹭了个爽。

感觉没有真身那么软,沮丧。

在审神者疲惫的时候宠溺地揉揉她的发丝。

晚上被审神者抱着一起睡觉。偶尔温柔地注视她,看微微翕动的睫毛在稚气脸庞上投下朦胧的阴影,长夜漫漫。



好像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



压切长谷部的场合

中规中矩地按照攻略饲养主殿。开始给审神者氪了许多禁欲系的衣服,扣子一直系到下巴,满意了一段时间后想通游戏是只给自己看的,于是又氪了一堆在自己看来非常适合审神者但之前因为太过暴露(会被别的男人看到)所以没买的服装。

再然后从青江手机上的CG图里发现了男友衬衣这种东西,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看着自家主殿晃着小白腿穿着松松垮垮勾勒出纤细身姿的衬衫,再一次感觉刀生如此美好。

本来发誓不推主殿的,但还是忍不住想看一眼。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被忠犬属性压制的鬼畜属性也时不时冒出头,特别喜欢看主上喘息着泫然欲泣的表情。

糟糕又可爱的男人。



药研的场合

心疼地把差点被鹤球养死的审神者抢了过来。责任心不要太强。

看着病弱美少女一天天恢复感觉心里特别有成就感,氪金买各种衣服给大将穿。中途严防死守不死心的鹤球,直到把自己的手机换给对方才安生下来。

之后如愿所偿把主殿养成了废柴审神者。


江雪的场合

对游戏原本没有兴趣。在宗三口中得知可以走生活路线后一脸不高兴地入了坑。(明明后来玩得很愉快)

从来不让审神者参与任何增加武力值的项目,把主殿养成了与世无争的柔弱少女,生活技能点数爆满。

不出所料迷上了游戏自带的牧场渔场系统,后院里种了很多花,和歌仙并称"花草养殖大亨"

某天在审神者的请求下带着她去参观了道场,中途因为有事离开了一会儿,回来发现主殿衣衫不整地躺在陌生女性的身下,后者单手撑在她肩侧,用另一只手拈起少女的一缕发丝,暧昧地落下一个亲吻。

审神者:谢、谢谢您救了我……

道场女主人:真是可爱的孩子啊,怎么,你害怕得发抖了哦?

江雪:????


名为道场女主人的高挑御姐微微勾起唇角,颇具侵略性地注视着身下缩起肩膀的胆怯少女,再次微微低下头亲吻着她的发丝,却毫无起身的意思。

审神者努力想挣开对方无果,楚楚可怜地仰起头看着她:那个、可以放我起来了吗QAQ?我会报答您的……!

道场女主人冲她风情万种地一笑,猩红的舌尖舔过薄唇,抬手压住对方的手腕。

旋即带着迷之微笑吐出压抑已久的沙哑声音:

……那么,就用这具惹人爱怜的身体来报答我吧。


江雪:???!!!


今天的江雪,也依旧充满了悲伤……



三日月宗近的场合

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照着攻略来,而是剑走偏锋发短信直接询问身处现世的审神者。
 巧妙地以政府新发布的每日调查作为掩护,一面顺利推动游戏进度,一面收集了不少平日很难得到的信息,还能够和审神者保持密切的联系。简直机智。

"今天的调查问卷是:喜欢猫还是喜欢狗?"
 "真是奇怪的问题啊……要说的话喜欢狗一些吧,猫很难接近…"
 ——要主动。三日月满意地点点头。
 "关于本丸供暖的问题,晚上睡觉的话会冷吗,需不需要暖炉?"
 "有时候会想要暖炉啦…但是平日里还是可以的。如果可以的话,想抱着小狐狸睡!"
 ——那就是说,夜袭也没关系了?甚好甚好,总之先把供暖撤掉吧。
 "被碰到什么地方会害羞呢?"
 "这…这个大家都一样吧…"
 "哈哈哈,也是也是。那么,主殿喜欢什么样的肢体接触?"
 "摸头…因为会很安心…等一下,这真的是政府的问卷吗?"
 "哈哈哈,不能问吗…失策了呢。"


 天真的审神者还没有意识到她家的爷爷其实也是个老流氓。

   
评论(22)
热度(127)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