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作为溯行军一定要掌握诱拐的正确方式

背景来自审神者诱拐企划 不完全按常理出牌 暗堕者净化后可重新成为付丧神。

(原谅原地址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了,如果有人还能找到的话请私信我一下,阿里嘎多!)

审神者是那个江户乱舞的审神者。

http://starryseaineyes.lofter.com/post/1d1a2b4d_95a4bca

对,就是他。这货是个死宅,能力是"使某一能力值暂时增大",有次数限制。

没看过银魂也没关系,总之他家刀男和其他本丸画风不太一样。

OOC,胡言乱语,娱乐作者向。
   

陌生的付丧神挥着手冲过来的时候审神者正准备去吃点关东煮。

"???"矮小瘦弱的死宅挣扎了几下没能逃出对方的怀抱,反倒被他的体重压得两人一起滚倒在地面上。

假鹤丸舔了舔嘴唇,金色的眼瞳在夜色里熠熠生辉。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主上,您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大侠你哪位???"死宅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好歹是反应过来现在自己的不妙处境,立刻抬起穿着白球鞋的脚抵在他胸口,推搡着阻止对方的不断靠近。

"主上我是尼的鹤丸啊。"

我家的鹤丸才不长这个样子!

审神者心里在咆哮。

 
 ——被一拳击飞出去的时候伪装者还有些不敢置信。

组织计划诱拐这个审神者已经很久了。

夜风吹拂着脸颊有些微冷,伪装者感觉身体正急速下坠,头顶连绵的星河一路延伸到漆黑的尽头。

自己到底是为什么,会飞在半空中的呢?

他和同伴已经蹲守在本丸外面很久了,审神者一直没有出现。

之前只是打赌输了被迫出来买个夜宵,却不知道走了什么运,让他遇见了落单的审神者。

【已知情报:这个本丸的鹤丸最近一直流连在万屋附近。】

有戏!

第一时间通过特殊手段通知了同伴后,他整理了一下自己雪白的大麾,带着[据说是鹤丸最苏的笑容]向着审神者挥着手跑去。

成功抱住对方。

准备抗到肩膀上直接带回家。

高估了死宅的力气不小心推倒对方。

整个过程中死宅保持呆滞状态,一看就非常好骗。

"大侠你哪位?"死宅呆呆地看他。

这诱拐难度几乎为零啊。伪装者内心已经被哈哈哈刷屏。

这个问题简直不要太好回答!

他兴高采烈地开口:

"主上我是尼的鹤丸啊。"

感觉到不对劲的那个瞬间伪鹤丸清晰地看见审神者的表情从轻微的讶异迅速转变成了"= ="
 
   
 地狱模式已开启。请溯行军注意,地狱模式已开启。

呵。

鹤丸?

然而我家的鹤丸并没有这么美型呢。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你是冒牌货。

审神者鬼畜地想着冷笑了一声,毫不犹豫对着他举起右手:

"冲力,+99。哟西,击退!"

紧接着天旋地转,身躯被击向天空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懵逼了。

 
 溯行军轻伤

 
 伪装者不敢置信地躺在大路中央,抬起手摸了摸脸上的擦伤。

他想不通。

怎么会有人如此粗暴地对待自己的近侍?

粪审吗?

……难道说,是和近侍之间特有的默契互动吗?

他想不通。

必须得再来一次。

  
 总而言之,这回他选择了烛台切。

抓住了审神者的胃就等于抓住了他的心,本丸之母和审神者的关系都很好。前辈这样告诫过他。

他已经准备好审神者痛哭流涕地冲过来抱住自己大腿求喂食求包养了!

哼。

伪装者冷笑了一声,整理整理仪容向着正在吃关东煮的审神者走去。举起手里刚刚买到的特级夜宵:

"主上!"

审神者刚刚塞了一嘴食物,非常不情愿地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周围,又看了看无辜脸摊爪的狐狸老板。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是在呼唤自己。

伪装者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他果然是个机智的反派角色,诱拐成功的曙光就在眼前。

  
 这个敌军好烦。

审神者艰难地吞下一个丸子,抬起右手,带着一副几乎被噎到的表情说:

"冲力,+99。击……击退!"
   

  

天旋地转,美丽的夜空一望无垠。

伪装者生无可恋地躺在地上,想不明白。

为什么对着慈爱的本丸之母也能下这么重的手?

粪审吗?

这个绝对是粪审吧?

感觉不需要他来诱拐过不多久那里就会变成暗黑本丸了啊。

 
   

伪装者决定变成三日月。

如此美丽的刀剑,总不会有人忍心下手。就算是这个难以接近的粪审也多少会留些情面吧。

他用袖子捂着脸上的伤痕向审神者走去。

这一回审神者面无表情地含着嘴里的几颗丸子,直接目死。

好烦。这个阴魂不散的家伙。

可以让我吃完再来尝试诱拐我吗?

空气中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审神者迅速咀嚼着丸子的声音和他吞咽不及的口水声。

审神者被呛到了,捂着嘴咳嗽了两声,总算没把丸子喷出来

迷之沉默。

伪装者有些尴尬,他决定笑一笑。

审神者转过脸没有看他,暗自加速咀嚼着丸子。

"哈……"

伪装者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个开头严重打击了宅男的自尊心。审神者很喜欢三日月,审神者家里的三日月不是他想要的三日月,审神者在很美型的三日月面前差点被丸子噎到翻白眼。

三日月笑了一声。

审神者已经要被他刺破了。

伪三日月的"哈哈哈"三连笑还没达成,就看到审神者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神色异常鬼畜地站起身来。

速度简直快!

简直凶猛!

煞气凛冽!

伪三日月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恍惚间他听见审神者仿佛来自地狱般阴冷的声音:

"打击,+30."

  

夜空寂静。

伪装者衣袂飞扬悬在半空,双眼落泪。

简直无情!但是!

这毫不迷惘的一拳,这行云流水的动作。

痛、但是莫名地感到了发自内心的尊敬。

他好像,能够明白身为这位审神者近侍的乐趣了

溯行军,中伤。

  
 
 
 伪装者终于机智起来了。

似乎是那一拳,把他打醒过来、让他醍醐灌顶,领悟了从未接触过的新世界。

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飘花。

这回他伪装成了乱藤四郎。

审神者还在吃关东煮。

这一次他学乖了,每次吃丸子前都要看看四周。

没有神色可疑的鹤丸、没有神色可疑的烛台切,也没有神色可疑的三日月。

他赶紧把一个丸子塞进嘴里。

"主上!"

卧槽这真是日了狗了。

审神者瞬间红脸。听见那句熟悉的开场白的瞬间他头也不抬地把对方击飞了出去。

角豆麻袋,刚刚那个听起来好像是乱?

审神者有些狐疑地抬起头,依稀记起“别人家的乱酱”似乎是相当可爱的伪娘。

作为一个死宅,他可耻地心动了。

付钱离开关东煮的摊子,哼着漫不经心的小调往街角走去,散乱在地上的橘色长发和穿着短裙的乱酱出现在眼前。

唔,这个,这个可以给十分啊。

不愧是别人家的……

想起自家那个一骑当千的杀神,审神者愈发感觉到境地凄惨。忍不住暗搓搓地打起了自己的小主意。

他心虚地拉低帽檐,鬼鬼祟祟看了看四周。

"咦,这里有把短刀呢,好可怜,带回家里去吧。"
   

伪装者闭着眼睛装昏迷,内心简直给跪了。

明明是你自己把我打出去的啊?!这么短的时间你要装失忆会不会太假了点?!

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能够跟他回家了……

——不对!我是来诱拐他的!为什么要跟他回家啊!

"……啊啊,真的好可爱,虽然是个男孩子。"伪装者听见对方这样叹息,"可惜我家里那个连女孩子都不像。"

紧接着有什么东西掀开他的衣服,探了进来。

"唔,真的是平的啊。”

伪装者简直想咆哮。

卧槽这个审神者能不能好了!?

粪审吗?

变态吗?

会不会太变态了一点?

但是,等等,为什么会有点高兴。

终于没有打我了……

——不对!彻底被这家伙洗脑了啊?!
 
 审神者兴高采烈地给自己加了30点力量。

"总之,嘿咻,"勉强有了25点力量的死宅艰难地把他抗在肩上,"回家啦~乱酱!"

伪装者耷拉着脑袋冷静地吹了会儿夜风。

死宅瘦弱尖锐的肩膀简直让他生不如死。

溯行军不好干,他决定转职了。毕竟反派按规定都得减30的智商。

回本丸以后洗心革面,定要把今天的份彻彻底底地讨要回来。

一定让这个粪审从身体到内在都见识到,什么叫做,引 狼 入 室


是的审神者打击力负五。

   
评论(2)
热度(40)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