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狐狸先生

一个关于鹤丸的深夜小故事

主上,你听我讲。

事情是这样的。

我不是一把平凡的刀。我在来到本丸之前,曾经是一只翱翔于山野间的无忧白鹤,每每日出便随着天光飞舞,日落便择枝而栖。

我所栖息的山上有个小亭,听猎户们说来颇有神奇。月圆的时候往亭下的清潭里望去,便可看到亭中坐谈对弈的人影。我知晓这是上天给我的契机,便在月圆之时来到亭边,这一望去真不了得,只见亭下积水成渊,被月光照得通透,竟有游龙在深渊中盘旋,哪里是平日观赏作乐的碧波小谭。再往深渊的石壁上一看,果然有两人对弈空庭,间或落下一子。

我知是仙人,便不作打搅。待到这一局结束,听得亭中人道:"有趣,有趣,这灵禽观棋不语,想不到还是只君子之鹤啊。"

"可惜生了灵智,却无天道指引,且罢,既已有缘分,小老儿便他指点一番。"

说话这人站起身来,声朗气洪:

"此潭乃潜龙渊,其远可通南海,其深可至黄泉,你平日在此沐浴修炼,大有裨益。"

末了又是一叹:"只可惜机缘未足,至此已矣也。"

这样过了三十年,我突然能化生人形。

有天我在林间漫步,忽然听闻乱林深处响起呼喝之声,火光连绵,刀戟相撞声、马蹄奔波声不绝于耳,定睛一看,是武装齐全的兵士们正在围捕一名少女。

我便使了个障眼法,把这少女救了去。从那之后我与她在山林间相依为命,又互生情愫,日子过得快活非常。只觉得化形为人以来从未有过的畅快悠然,恨不能永生如此。

然而好景不长,我轻信他人,竟以为城中叛乱已然平息,与她回城后轻易将她托付给那自称亲信的侍卫,替城主讨伐叛党残军归来时,却得知她已然遇害的消息。

原来那侍卫自幼守护在她身边,竟对她心生龌龊。城中叛乱乃是他推波助澜,而后又伪装成忠心耿耿的护主之人将她诱回,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

我把修炼来的灵气都牵付在她魂魄上,希望转世后她还能记得我。

黄泉碧落无觅处,仙人说转生五百年之久,而我不过白鹤一只,寿数无长。

于心不忍又掐指一算,此处仍有机缘,让我继续等待。

我依旧时习惯终日游山玩水,但却忽然生出无端的茫然自失,时常怅恨不已。又过了三年,有两个奇人来了山上,一个是工艺高超精绝的刀匠,另一个是提着栩栩如生人偶的偃师。

这两人活了许久,加起来年龄大抵有一千岁了,却还是吵嚷不休。一个说:"剥去活人的肉体,把生灵做成人偶,让他们保持不朽的外表,那是邪魔外道啊。你技艺虽然精妙,手法虽然非凡,却从未有听过以这等旁门左道为荣的。"

另一个说:

"制造刀剑来助长战争杀伐,六国动乱因此持续了十年,为此失去家园流离失所的人不计其数,被迫和亲人分别远征他乡的士兵比岸边不值钱的沙砾还多。你又好到什么地步去呢?"

两个人争吵了三天三夜,偃师说:"术业本无高下啊。我已厌倦了和你争斗。你醉心铸造,为何不与我联手,炼制一把有魂魄的刀剑呢?"

刀匠拍案叫绝,须臾又疑惑道:"只是这刀灵从何而来?"

偃师大笑:"这不是有现成的吗?"

他看向我的方向。

我灵光一现,刀剑终究比血肉凡躯寿数长久,正所谓机缘!至于细枝末节,铸炼淬体,暂且不提。

大抵有三四个春秋度过,风声过耳的瞬间锋芒大盛,刀剑已铸成。

这时看似年长些的刀匠长叹了一口气,说:"你我争斗了五百年,直到今日才知晓术业融合的乐趣啊。"

言毕释然阖眼,竟变作一提木偶瘫倒在地。旁边的偃师笑嘻嘻捡起他来,挥了挥手便远去了。

偃师和刀匠就这样消失在茫茫黑夜间,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之后我等待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她的转生。然而她已经忘记了过往前尘。

仙人说,前尘已散,若要强求,只有一法:赤身沐浴后于明月之夜取她的一件贴身衣物,以指尖血施法后贴身携带,如此三日,方有机遇唤回往事。

 

鹤丸温柔无限地讲完这个故事,看着审神者道:

 

主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脱了衣服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现在你的房间,手还伸进了你衣服里的原因,你明白了吗?希望你能理解我呀主上。

 

审神者:呵呵。


 





 









————————————————————————————————————————————————————————————


审神者:呵呵,鹤丸你是不是最近在偷看我的志怪小说

鹤丸:主上英明,不过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我在骗你的?

审神者:从你编不下去了掏出话本参考的时候开始。


故事里的侍卫原型其实是大魔王长谷部,至于为什么他会是这么个反派形象……鹤丸心里苦,鹤丸不能说。


   
评论(12)
热度(61)
© 一只狐狸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